常見問題

主頁 > 常見問題

常見問題及冷知識

香港在1975年時曾經有兩隻導盲犬在香港為視障人士服務。牠們叫Winta及Opal,都是母狗,當時得到德國僑民捐助,香港盲人輔導會的協助及安排,前往澳洲皇家導盲犬協會進行配對及訓練。基於當時本港並沒有任何合資格的導盲犬導師或機構作為跟進服務,故在數年後,Winta和Opal相繼死亡後,直至2012年7月18日,由本土訓練的導盲犬GOOGLE訓練完成及成功與視障人士黃民釗先生配對,正式成為香港開埠以來第一隻本土訓練成功的導盲犬,為香港導盲犬歷史揭開新的一頁。

導盲犬
導盲犬

導盲犬是一種引領視障人士的工作狗,牠能幫助視障人士閃避障礙物及突發性的路面狀況,尋找及安全到達目的地。

導盲犬是另外一種給予視障人士行走方便的工作狗,因為使用了導盲犬之後,視障人士就可以更靈活、自由、自信及獨立地在街上行走,無需經常再依賴他人。而且導盲犬更是視障人士的真摯好友。更能作為心靈上之撫慰及伴侶。

  • 當義工做寄養家庭(長或短期均可),參與導盲犬之活動、文職及其他工作,請参閱本中心網頁、Face Book 聯系本中心。

如在街上遇上導盲犬,我們必需記住四件事,又稱為「三不一問」,這也是遇上導盲犬時的禮儀就是:

  • 不呼叫:不要以聲音、手勢吸引導盲犬的注意力。
  • 不撫摸:不要在導盲犬使用者未同意的狀況下,任意撫摸導盲犬。
  • 不餵食:絕對不要以任何食物吸引或餵食導盲犬。

一問:當你看到視障人士在公共空間猶豫徘徊不前時,希望您主動詢問是否需要您的協助。另外如果您也想認識導盲犬,也請您務必先徵求主人的同意,更歡迎導盲犬進入公共場所。

導盲犬帶路,不像坐計程車,只要你跟司機說到那裹就能到那裏。導盲犬的帶路方式是使用者要知道怎麼到達目的地,指令導盲犬直走、右轉或左轉,這段路途,導盲犬就負責不讓主人碰撞或摔倒;或因為路面情況突變而引領主人避開障礙物,故此導盲犬的使用者必須有穩定及良好的定向行走能力。

因導盲犬學校經常會以互惠或資源分享方式交換導盲犬,所以幾乎都以英語訓練,且為使用者的安全考量,旁人千萬不要對導盲犬下達指令及干擾牠工作。

在本港,訓練師訓練導盲犬時使用英文的指令,原因是英語為單音、單字,音調較易理解。使用英語也能夠避免民眾刻意的干擾,讓狗狗能夠專心聽指令並且工作。

千萬不可以餵導盲犬吃東西,這會干擾牠專心工作。國外曾發生導盲犬為了吃馬路上的食物,導致使用者被車撞傷。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特別為這些優秀的導盲犬挑選出營養且適合牠們的飼料,敬請大家留意。

導盲犬必須定期梳洗、接受專業的健康檢查及疫苗注射。合格的導盲犬絕對不會威脅人類及其他動物,也不會隨便走動及乞討食物,更不會吠叫及隨地大小便。

當導盲犬在工作的時候(帶主人走路或者戴上導盲鞍的時候),千萬不可以跟牠玩、摸牠或呼喚牠,否則會使導盲犬分心。另外,導盲犬沒有戴上導盲鞍時並不一定代表可以跟牠玩!還是請您先詢問牠主人吧!如果您在帶狗散步,就請盡快引領牠離去,以免干擾導盲犬工作。

導盲犬是免費提供給視障人士使用的。申請後經導師評估定向及行走等能力,找到適合的導盲犬並完成共同訓練,即可使用。

年滿18至65歲的本港公民,不分性別及資產,經由本港合法醫生書面及社署證明為法定視障人士,無其他重大傷病者,心理成熟穩定,又無不良嗜好,只因為工作、學習或社交原因,自願性申請而非由家人或朋友所要求/逼使。具備基本定向行走能力,能獨自行走不少於三條固定及常用的路線。具備基本經濟能力,可自行負擔犬隻的飲食及醫療等相關費用。

幼犬出生後7個星期即安排會到事先篩選的「寄養家庭」學習與人類一起生活的種種規範,包括:定點大小便;到餐廳、戲院、歌劇院、學校、圖書館,以及搭乘各種交通工具時安靜趴在座位下等,並學習適應各種環境如商塲、超市、傳统街市,又包括各式路面及各式的電梯、 樓梯等。使牠們社會化,接受及被接受成為社會的一份子,直到一歲至一歲半左右才回到訓練中心,由訓練員接手開始評估及訓練。差不多1年後經過專業的評估及訓練,即可開始與視障人士進行配對,之後再經過與指導員約兩個月的「共同訓練」,若適應良好即可舉行「畢業典禮」,之後指導員還要進行長期的跟進及輔導。

  • 國際上所有的導盲犬訓練機構,都是採用「無償撥用原則」,即是說視障人士,不需要為接受使用導盲犬而支付任何費用的。
  • 視障人士只要提出申請後,經指導員評估他的行走及定向等能力,找到適合配對的導盲犬,經過共同訓練成功後,即可擁有導盲犬。之前提到的幼犬繁殖、培育、醫療、飼養等問題,皆是由本中心全額負責的。
  • 不過,在撥用給視障人士之後,日常的生活開銷,包括飼料、預防注射、獸醫保健等,則必須由視障人士自行負擔,但倘若有贊助商的資助、那照顧導盲犬的費用就會減少。

首先,不是所有視障者都需要使用導盲犬。根據「國際導盲犬聯盟」International Guide Dog Federation (IGDF) 的推估,視障人士與導盲犬的理想比例為一百比一。評估一位視障人士是否適合使用導盲犬,有幾項主要的關鍵,包括:該視障人士是否有行走及定向能力、平衡力、聽覺能力、以及是否有確切的生活需要如返工、返學、社交等。

  • 首先,我們必須瞭解,每個社會都有可能出現部分的視障成員,為了集體的福祉,愈進步的國家,愈重視少數弱勢者的權益。美國發展導盲犬差不多有80年,成立了25多所訓練中心;日本發展導盲犬超過45年,成立了10多所訓練中心。以他們投入的資源與人力,與視障人士生活改善而產生的社會總體效益,絕對是超越數字所能衡量的。
  • 金額大小是「量」的問題,不過,生活品「質」的問題更是重要。依據外國導盲犬使用者的自身經驗,在使用導盲犬後,他們的世界彷彿重新打開了一扇窗,整體生活品質因此提昇,這是在「經濟效益」以外,對視障人士更加重要的問題。
  • 針對視障者的便利性而言,導盲犬遠遠優於傳統的白手杖,因為,導盲犬具有主動迴避障礙的能力,而白手杖則只能被動地回饋訊息。隨著香港人素質日益提昇,我們認為,香港的視障人士應該擁有選擇導盲犬的權利。
  • 當視障人士擁有及使用導盲犬之後,他們愈來愈能走出戶外,我們的社會就越有機會理解視障人士的需要,提昇視障人士的福祉。這樣的結果,遠勝於表面的金額與數字所能估計。

  • 本港視障人士就業多以從事按摩、電腦工作等為主,但是,事實上,依照規定,視障人士就業並不應該以從事上述工作為局限。
  • 反觀外國,導盲犬更加積極地擴大視障人士的就業機會。擁有導盲犬的視障人士,幾乎等於擁有了獨立的行動能力,資方才會相信雇用他們不會增加企業支出,視障人士的就業機會也就會更多元化。
  • 美國九一一恐怖事件中,世貿北樓七十八層的視障人士麥克·欣森先生本身也是一位專業的華爾街銷售業務專家,當時他身陷巨大爆炸後的熊熊烈焰。在令人窒息的煙霧中,許多大廈裡的人員都在爭先恐後逃命,不過,在整整危急存亡的半個小時,他的導盲犬羅塞爾卻一直守在他身旁,沒有離開半步。靠著導盲犬冷靜地引領到緊急出口,欣森和一群對大樓不熟悉的客戶,沿著狹窄的緊急樓梯向下走,終於脫離險境。在記錄中當時共有兩隻導盲犬在世貿中心工作,牠們都能帶領其主人安全返回地面。

  • 根據「國際導盲犬聯盟」International Guide Dog Federation(IGDF)的規範,世界各國在訓練時,有共同一套遵守的標準來篩選導盲犬。
  • 在長達差不多一年的受訓期間,如果狗狗沒有服務意願,無法樂在其中,則必須予以淘汰,絕不勉強繼續訓練,以免日後危及視障人士的安全。
  • 導盲犬在服役期間,本中心將會派員跟進、輔導,確保視障人士能夠正確、友善地對待導盲犬,同時,也有固定的獸醫師提供必要的醫療與健康評估,符合非常高水準的人道待遇。當然,社會大眾也可以一齊監督,如果有人惡意欺凌導盲犬,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和有關機構都會發動救濟措施,確保導盲犬受到人道對待。

  • 狗狗到了10-12歲左右已經算是老年。和人類一樣,進入老年後,會有健康下滑、反應遲鈍、行進速度緩慢、注意力無法集中等問題,當導盲犬的工作能力降低時,會有危及視障人士之虞,為狗狗的幸福及視障人士的安全,這時經過評估後就會安排導盲犬的退休。
  • 退休後的導盲犬,原先使用的視障人士有把狗狗留下的優先權,但是,有些視障人士因為獨居或其它因素而無法照顧時,導盲犬原先幼年時的「寄養家庭」或是另行徵求的「收養家庭」即可接手照顧退役的狗狗,讓他們安養天年。在外國有許多家庭申請收養退休導盲犬,因為他們有非常好的的教養及衛生習慣。
  • 導盲犬在世時為主人任勞任怨地奉獻工作,安息後也享有哀榮。為了表達對於過世導盲犬的感念與追思,在日本,他們的使用者、訓練師、寄養家庭等相關人士,會在每年九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集結在東京都府中市的慈惠院,舉行共同參拜。在他們的心裡,導盲犬早已不只是狗狗,而是他們家裡的一分子,過世後如同對親人一般地懷念。

如果導盲犬在工作時,請不要拍照。因為拍照會干擾導盲犬的工作。而當導盲犬在休息的時間,請先得到其使用者的同意後,方可拍照。但在拍照時千萬不能使用閃光燈!

如果大家看見導盲犬在訓練或工作中,在扶手電梯前停下來2-3秒是希望與前者的距離有數步之距,其他使用者切勿因為有空隙而站佔, 因為導盲犬使用者是看不清/看不見與前者之距離而很容易釀成意外。